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墨月无衣原创汉服商家导航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现代女性都有共同的爱好——

买首饰,看到设计好看的首饰,总是心生喜悦,想要尽快把它买下来。首饰就是女性用来妆点自己最好的武器,在人群中闪闪发光,优雅而美丽。

但你可能想象不到,隋唐女性对首饰的追求比我们当代人更为讲究,尤其是当时的达官显贵们,那些穿着华丽的贵家小姐,她们每天打扮得如“出水芙蓉”,远远望过去是一副副唯美的画卷。

考古学家曾研究了众多在隋唐时期出土的首饰,从那些文物的背后,他们发现了这些穿着华贵的女性们,其实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传奇人生故事。

接下来,我讲和大家讲讲,那些出土的隋唐首饰的流行趋势和背后那些动人的历史故事。

首先第一位出场的是:

01
早夭的金枝玉叶——李静训

1957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陕西省西安市西城墙玉祥门外发掘一座隋墓。

墓葬规模不大,但随葬品极丰富。其中尤以诸多首饰最为精美。从墓志得知,墓主为北周、隋两朝宗室贵女李静训。

杨丽华与周宣帝仅有一女宇文娥英。开皇初年,杨丽华亲为爱女择婿,当时云集宫廷待选的贵公子日以百数,而李敏姿容俊美、擅骑射、工于歌舞弦管,被杨丽华选中。宇文娥英出嫁时,婚礼盛大,如皇帝嫁女一般,杨丽华更借自己的特殊身份,为独生爱女的夫君谋得高官“柱国”。 

李静训为李敏第四女,自幼由外祖母杨丽华养于宫中。然而,显赫的家世与外祖母的宠爱并未延长她短暂的生命。

隋炀帝大业四年(608年)六月,皇室驾幸汾源宫(位于今山西省宁武县)避暑,李静训不幸染病殁于宫中,年仅九岁。

虽然李静训生前并无封号,但她的葬礼规格超乎寻常:

头戴象征宗室贵女身份的花树钗, 颈饰来自异域的嵌宝石金项链手饰金镯与金指环各一对,周身被奇珍异宝环绕;下葬后“即于坟上构造重阁,遥追宝塔”,作为超度祈福之场所。

李静训的早夭虽为不幸,却使她得以逃避更加不幸的家族命运。在她死后的第二年,即大业五年(609年),最宠爱她的外祖母杨丽华辞世;大业十年(614年),父亲李敏因受隋炀帝猜忌,遭处死;数月后,母亲宇文娥英被赐鸩毒死。

在李静训死后第十年,曾经煊赫一时的隋朝烟消云散。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 李静训

李静训头上所戴的金银珠花树头钗,在当时被称作“花树”或“花钗”,这种首饰与规定贵族女性等级的命妇制度密切相关,是贵妇们身着盛装时用以彰显身份的头饰。因着身份高低差异,她们能够使用的花树数量也有所不同。

虽花树可以起到区分命妇等级的作用,但当一众贵妇人聚集时,她们头上都是一簇簇金光闪烁的花树,便很难分辨。这时另一种饰物“宝钿”也加入了头饰之中,其形如莲花花瓣,数量也同花树一样依照命妇的身份变化。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天人化生莲瓣金钿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 西安西郊唐代窖藏出土金钿

02

 流落南土的王妃——杨氏

1980年,考古人员在湖北安陆清理发掘了一座唐代大墓。墓室中出土一方墓志,盖上题写“大唐吴国妃杨氏之志”,据此可知墓主人是唐代某位吴王之妻。

吴王李恪是唐太宗李世民与隋炀帝女杨妃之子,父母为他娶来的王妃杨氏,也是隋朝宗室旁支后人。身为皇子,太宗一度考虑立李恪为太子,但太宗最终选择李治为太子。

李治继位后,是为高宗。长孙无忌作为高宗舅父,刻意将李恪牵扯进一桩谋反案。这时李恪正出任安州刺史,却不得不与妻子告别,独自走上死路。 

吴王妃预料到了丈夫的命运,先他一步去世,独葬在安州。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 吴王妃杨氏

吴王妃杨氏墓出土的两支花簪,簪首以纤细的金丝扭结盘曲成多层图案纹样,一支轮廓为五瓣花形,中间对立一双小鸟;另一支纹饰与莲瓣形的宝钿一致。两支花簪边缘均缀有金箔剪成的小花。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 吴王妃杨氏墓出土各式头饰

吴王妃头上所饰的嵌宝金钗,被唐人称作“钿头钗子”,在礼制中可简称为“钿钗”。

唐朝贵妇人用这类钿头钗子配合礼冠,插戴于冠侧。依照当时的礼制,皇后、太子妃宴见宾客,内命妇寻常参见,外命妇朝参、辞见及礼会,都需要服“钿钗礼衣”。

03

宗女淑娴——李倕

2001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安南郊发掘一座唐代小型墓葬。

由墓志可知,墓主人是一位李唐宗室女,名倕,字淑娴。棺中随葬的各类首饰与妆奁用具异常精美罕见。

她腰系用珍珠、花钿串连而成的璎珞,头饰镶嵌有珍珠、蚌壳、绿松石、玛瑙、水晶、红宝石等珠宝的金花冠饰

李倕之父为嗣舒王李津,作为宗室贵女,及笄后,并没有选择门当户对的婚姻,更期待两相厮守式的爱情,义无反顾地嫁给了门第身份平平的情郎侯莫陈氏,侯莫陈家不算高门,却也殷实。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李倕刚刚“有子在于襁褓”,却突然染病,药石无效,于正月七日去世,年仅二十五岁。限于侯莫陈家的身份等级,家人们无法逾越制度使用高级陪葬品只能将各种精美的首饰妆奁盛放在妻子棺中。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在墓中,位置保持较好的是顶端呈圆球状分布的首饰,前部正中为一方胜形金筐宝钿,周围交错装饰大小花钿。这些饰物原本应缀在织物上,可以直接戴在头顶,是一件装饰华丽的“宝髻”。

宝髻前方的构件,主体是一双以金丝编结、相对而立的孔雀翅羽与尾羽;中央为一金丝缠绕的宝石花环;最下方为一莲台形、坠各色宝石珠装饰小花的长条基座。

李倕头上宝髻的两边,还有成对小鸟站立花枝的小型饰片,饰片下挂有可以摇动的小珠饰。

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 李倕墓出土各类头饰构件

隋唐时期三位身份尊贵的女性,她们的人生是跌宕起伏,在她们墓中出土的首饰具有极高的鉴赏价值。

*以上图文摘自《中国妆束:大唐女儿行》

作者:左丘萌,末春

版权声明: 本站除原创文章外,大部分内容收集于网络,发布主要是为了方便同袍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转载请注明:隋唐“白富美”戴的不是首饰,而是她们“荣华”的一生 | 原创汉服推荐 | 白菜汉服 | 汉服发型知识